以下是和讯IT提供的演讲全文

2020-01-04 作者:必发365乐趣网投登入   |   浏览(81)

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演讲全文2008年06月25日15:38 来源: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0) 好文我顶(0)

和讯IT消息 6月25日下午召开的第四届中国创投融资发展高层论坛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做了主题演讲。以下是和讯IT提供的演讲全文:

张燕生:

亲爱的朋友们非常感谢今天下午能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到这儿发表一下我个人对于中国对外投资进入高速发展时期的这么一个15分钟的演讲。我想我今天讲三个问题。

谈一下中国对外投资进入到一个高速增长时期,我想第一个要讨论的问题就是当前全球经济发展中出现的几个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知道,过去的三十年全球经济是进入到我们描述为高增长、低通胀的时期。我个人认为过去的三十年,之所以全球出现一个高增长低通胀的时期,我认为有两个因素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也就是1991年2月,或者叫1991年3月出现的美国IT革命和新经济。美国的IT革命和新经济带来了十几年全球的创新浪潮和全球的新增长的强大的增长动力。还有一个因素我们称之为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就是中国以自己勤劳勇敢的人力资源和其他的资源参与到国际分工中间去,应该讲为全球过去二十年、三十年的增长提供了强大的增长动力。但是这两个支撑着过去高增长、低通胀时期的两大增长动力应当承认,现在都进入到了一个新的调整和盘整的时期。

从美国的新经济来讲有两个突出的事件,一个是2000年下半年美国的IT泡沫的破灭,一个就是2007年出现的美国次贷危机,这两个事件都意味着支持美国高速增长的美国新经济因素告一段落了。还有另外一个因素也就是当前我们中国经济所进入到的一个新的调整时期,这个新的调整时期我们会发现,我们低成本的劳动力的成本开始上升,我们低成本的土地资源开始上升,我们低成本的煤、电、油、运成本都开始上升。因此化解这个成本上升的因素和实现产品的转型升级需要时间,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不可以讲,未来的一个新时期就是中国经济或者全球经济将进入到一个低增长、高通胀的一个新时期。在这个时期中国的对外投资来分散风险、来增强我们全球化、综合运作能力,这就成为我们的一个必然的选择。

第二个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现在经常提出来的问题,当美国、日本、欧洲这些主要的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出现了明显减速的趋势的时候,这个时候中国应该怎么办?对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预示到,也就是下一步中国的资本和中国的企业增加对新兴市场的投资,开始一步一步地在全球市场通过对外投资来建立我们的市场营销网络,建立我们的能源和资源的全球开发基地,以及建立我们为中小企业提供的境外经贸、合作开发区的新平台建设,将成为下一步发展的一个主要亮点。另外一个方面中国将进入到一个过去比较多地依赖外需,进入到更多地依靠内需来拉动我们经济增长的一个新时期。

第三个问题也就是当前的全球金融一体化和金融全球化,目前出现了次贷危机以及全球的金融动荡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它会对全球的金融和货币的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个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中国来讲,下一步通过直接投资的方式逐步建立美元资产、欧元资产、日元以及其他货币资产的多样化组合,以及通过对外投资建立起一个不受汇率波动影响的全球化投资组合,也是我们今后二十年的必然选择。同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会加快中国经济的国际化和企业全球化的国家,也包括我们人民币汇率的区域化和国际化改革,也包括我们资本项目开放的改革,也包括我们加快推进东亚货币和金融的合作,以及逐步实现对外资本和负债的合理配置,这些也都是我们下一步的必然选择。

第四个问题,也就是目前的全球能源和资源价格的未来走势将会发生什么变化?人民现在越来越关心目前能源和资源全球的供求关系的变化,寡头垄断定价机制的变化,期货和延伸工具价格的定价机制的变化,以及美元贬值为下一步的走势,这些因素都影响全球能源和资源的影响,这些都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应对策略,要建立能源和资源的长期保障机制,也包括加快实施环境优先和能源优先的基本战略,也包括建立起一个能够抵御能源、资源外部冲击的风险管理体系,这四个问题也是我们下一步需要高度关注和积极应对的四个全球发展的几个重大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就想谈一下当前中国在全球生产网络中间的地位,我们刚才几位也讲到了,在东亚、北美和欧洲三大生产网络中间的作用,现在是凸显得越来越重要。这三大生产网络中对中国来讲,我们目前已经成为欧盟25国最大的进口伙伴国,也就是第五大进口伙伴国其第二大出口伙伴国,我们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五大出口伙伴国和美国的第三大伙伴国,我们已经成为日本的第二大出口伙伴国和日本的第一大进口伙伴国,也就是中国以自己两到三亿劳动力的向非农专业、向城市转移,用我们两到三亿农民和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参与到国际分工中间去,因此影响到全球的发展。

那么下一步我们会预见中国很有可能进入到刘易斯拐点的时期,也就是过去用低成本参与国际分工的形式,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也就是今后我们要持续地提高我们这种人力资本的素质,提高我们参与国际分工的产品增值能力和产品的技术含量。也就是真正提升中国在全球生产网络中间的地位和作用,这一点也意味着我们今后的二十年,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关系,将发生很大的和根本性的变化。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一下扩大对外投资是中国的必然选择,也就是过去的三十年,我们主要是参与到全球分工体系中间去,未来的二十年,也就是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到要逐步构建中国自己的全球生产体系的这么一个新阶段。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外汇储备有7.6万亿美金,如果我们说储备性质的资产我们需要3000到4000亿美金,相当一部分外汇储备资产将会转变到我们在海外的各个方面的投资,这些方面投资的重点也就是要建立起我们的全球营销网络,建立起我们全球的研发、设计和创新中心,建立起我们两高一资产品的全球增值链,并且建立起为中小企业对外投资和实现产业转移的境外经贸合作区,这么一整套的全球新的生产体系。

第二个方面也就是下一步解决中国经济的生产性服务,也就是为生产和制造提供中间、高端、服务的部分的功能,是要解决我们四大生产性服务的瓶颈。这四大生产性服务的瓶颈,一个就是跨境的物流和运输体系。第二个就是研发和技术贸易。第三个领域也就是金融和保险。第四个领域也就是我们的专业服务的专才,这四个领域下一步要从经济的国际化和全球化的角度,下一步将会下大力气来解决制约我们的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生产性服务的四大瓶颈。

第三个也就是要提升我们全球投资的效率。目前来讲中国已经在2005年以来,已经成为世界名列前茅的资本输出国,但是我们对外投资和对外资产负债的盈利状态,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亏损,也就是说我们三十年改革开放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但是这些财富还没有能够直接造福于我们的国民。与此相比美国从1989年成为世界最大投资的负债国,但是它的对外负债资产的经营状况是有着很丰厚的盈利。因此下一步我们无论是风险投资、创投,也包括我们整个的投融资体制改革,怎么能够把我们三十年改革开放所积累的财富用好、配置在高效合理的地方,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这个我们还有很薄弱的一些方面,包括人才、经验、包括这些在全球金融一体化过程当中,我们的分工地位,这些东西都是下一步我们需要努力的方向。

最后一个也就是通过对外投资,很大程度我们要一步一步地在我们实业部门,把一些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一些产品、部门,能够逐步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在这个方面我们的差距仍然是很大的。

目前根据我们的研究人员研究出来,我们发现在国内的研发支出占企业销售额的比例,目前国企高于民企、民企业高于外企,也就是我们从外商投资企业来讲他有技术、有人才、有管理,但是在中国主要是利用我们低素质的劳动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是我们要素禀赋的环境和我们创新的环境,这个环境需要改变,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需要一步一步地学习走出去,谢谢大家。

凡注明 “和讯网”来源之作品, 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10-85650997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由必发365乐趣网投登入发布于必发365乐趣网投登入,转载请注明出处:以下是和讯IT提供的演讲全文

关键词: